單身穆宣路/黃禾

記得當年清楚要到西北長宣,臨行前,一位相識多年的好友滿臉愁容地對我說,聽說一個單身姊妹在穆斯林地區生活很不安全,也有很多的不便,我真的很擔心妳!我說,是啊,我也聽說了,但是我下周就要啟程出發,只剩幾天的時間,應該來不及找個人結婚吧?哈哈!所以不要為我憂慮,多多為我禱告,相信上帝既然在我單身的時候(至少目前為止J)呼召我到穆民當中服事,祂一定會保護我,也相信單身的我,一定也有上帝可用之處。

帶著我最喜歡的一張卡片-「Do not be afraid of tomorrow, God is already there.」,西北,我來了!

單身,卻不孤身

轉眼,來到省城已超過九年的時光,回首在穆民當中生活的三千多個日子,只有深深讚嘆,主恩浩大!在工場的這些年,上帝為我預備了最合適的團隊(一半是西方人,一半是亞洲人;一半是已婚,一半是單身),讓我雖然仍是單身,卻不孤身;上帝不單為我開啟一扇向穆民大學生傳福音的門,祂也為我預備了同樣是單身的姊妹,成為夥伴,成為家人。

在學生事工開展的初期,我和兩位單身姊妹一起配搭,一位是內科醫生M,一位是土木工程師G。M畢業於北美頂尖的醫學院,聰慧、搞笑、有遠見的她,最不喜歡接待的繁瑣和打點;G最年輕,卻是資歷最久、本地方言最溜,受教於北美一流理工學院的她,是我們當中唯一持有此地駕照和吉普車的人,文靜、秀氣,廚藝最佳的她,最不喜歡面對一大幫的陌生人;我是我們三個中,最活潑、愛笑,也是最怕髒和最龜毛的,我主要負責結交朋友、開放家庭、張羅接待,還有彈琴助興。隨著事工的發展,上帝又帶領了S和J加入我們。S來自香港,白皙纖細、理智冷靜,是位優秀的心理諮詢專家;J喜樂開懷,直爽明快,標準的高麗女漢子,有趣的是,我和J相識於台北的母校,畢業後,我們各奔程途,怎麼也沒想到,多年後我們會在西北重逢,也因著過去的情誼,我們很快就建立了革命情感,一起打拼,同時,我們也都慶幸,還好當年在學校我們都沒吵過架,哈哈!

想想我們這幾個單身姊妹,無論國籍、背景、恩賜、專業、個性、年齡、身高、體重…,都有著極大的差異,但是靠著主的恩典,我們卻可以擁有極美的互補,多年的服事中,我們雖常有意見相左、火花四射的時候,然而我們也都彼此珍惜,因為知道我們是為什麼來到西北,也知道是誰把我們擺放在一起。

單身,神有妙用

1865年當戴德生創立中國內地會時,開拓了兩項史無前例的創舉,第一項是在經費方面,沒有四處募款,只藉著禱告,將一切的需要帶到神面前,相信「神的工作若按神的方式來做,斷然不會缺乏神的供應。」;另外ㄧ項,就是差派單身女宣教士到中國內地,從事開荒佈道的工作。二十世紀初,法國籍的馮貴珠、馮貴石兩姊妹,以及來自英國的蓋群英,她們在山西宣教長達二十一年後,在五十開外的年紀,毅然前往甘肅開闢一個新的傳教站,並以此為基地,每年穿過戈壁沙漠,向西進入從來沒有宣教士進入的地區,並向新疆的穆斯林婦女分享福音。她們教導當地人學習漢語,以能閱讀聖經和其他的屬靈書籍;她們也到處趕集,在每個集市上贈送聖經,並且高唱聖歌,其中一次,她們進入2700戶住家和帳篷,舉辦650次聚會,送出四萬冊以上的聖經。

從英國到河北的賈貴安宣教士,在她的書信中寫到,「婦女們終日深居簡出,很少有機會聽道。…當她們在穀場上撿麥粒、或是紡棉線、做衣服的時候,我就跟她們坐在一起;跟著她們ㄧ起進入那些給油煙薰黑的陰暗廚房,看她們煮飯做菜;不厭其煩的教她們讀經、唱詩與禱告。」;「一個嚴寒的冬夜裏,跋涉在一條偏僻又有積雪的小路上,心中充滿了無限的孤寂與沈重,…我勉強自己大聲唱詩,我需祢,我真需祢,每時刻我需祢,…邊走邊唱的時候,我突然感覺到有人(是主)在我旁邊,並且聽到一個聲音在跟隨著我唱這幾句,我需妳,我真需妳,每時刻我需妳,…我需要主,何等的需要祂,不可思議的是,主也需要我,需要我把福音傳給中國的婦女」;「在過去的十五年當中,我一共跑了十五個省份,舉行過183場佈道會,在這些佈道會中,表明自己願意跟隨耶穌基督的太太與小姐們,共有5342名。讚美神,我並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,當福音的大門打開之後,我毫不猶豫的進去了。 」

一個世紀過去了,我和團隊的單身姊妹繼續穿梭在麥田、在穀場、在陰暗的廚房…,我們也有無限孤寂與沈重的時刻,我們的企盼和喜樂,就是西北福音大門大開的那天!

代禱事項

  1. 請記念新近受洗歸主的兩位穆民大學生,求主賜他們剛強勇敢,一生堅定跟隨。
  2. 求主繼續賜下智慧、耐心和體力,關懷接待穆民大學生和畢業生,也保守每次下鄉探訪的平康。